全部详细分类

站长推荐

网友上传SWAG高清无码中文字幕国产AV明星女优欧美三级港台三级日韩三级极品探花热门事件性爱教学

标签分类

初夜开苞网红主播自拍偷拍情趣丝袜口交深喉家庭乱伦强奸迷奸老汉推车名模空姐自慰喷水角色扮演极品女神制服诱惑户外啪啪舔逼品玉巨乳肥臀两男一女打打飞机美穴白虎厕所偷拍调教虐待颜射吞精刺激车震成人玩具多人群P抽插特写女上男下两女一男大庭广众百合拉拉人妻熟女奇葩怪癖年轻萝莉教师学生医生护士69互舔奸夫淫妇推油乳交调教情趣内衣足交恋足写真长腿

视频栏目

大陆日韩欧美动画三级

图片栏目

国产写真亚洲卡通欧美

小说栏目

短篇经验故事有声大作

农村的妞

茶喝完了,报纸也看得快背下来了,头顶上的吊扇有气无力地转着,我点着一根烟靠在椅子上,斜看着窗对面的小商店,一个二层楼房,四四方方的,谈不上什么布局,这房是我到乡政府上班的时候,为了照顾我这位有史以来唯一的大学生而专门给我住的,房主不知道是谁,据说是什么违建房,乡政府没收了就一直空在那里。本来只住着二楼,我见一楼空着,而且还挨着马路,就开了一个小商店,卖点油盐酱醋啊什么的,反正不要租金,赚点零花钱也好。
 
  浑浑噩噩到了五点多钟,该下班了,我从办公室走出来,看看其他房间早已空无一人,这乡镇办公室就是这样,随便说一声有事就可以走人或者不来,在这里上班纯粹就是浪费生命。
 
  出了办公楼,就有路人打招呼:“曹主任,下班了啊?”“曹主任,有空到我家坐坐。”“曹主任……”我皮笑肉不笑地“嗯,嗯”作答,也分不清是谁在问候.
 
  大学毕业因某些原因,我又回到家乡,在这大山之中,大学生可是稀罕货,所以很快就到乡政府上班,还是一个什么主管科技和教育的办公室主任,在众人眼里更是了得:“大学生,那就是举人啊!”可爱的乡亲们如是说。
 
  我径直走到小商店,店里的小妞连忙迎了出来,“今天怎么样?”我问。
 
  “卖了一百四十多元。”小妞满脸春色地回答。“唔,不错,你做饭去吧。”我走进柜台,拿出她记账的小本本,慢慢的翻看着。店刚开张的时候,我只能在下班和休息时以后营业一会,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妞来到我这里,白天也能营业了,生意一天天好起来,还有人洗衣做饭,我也很开心,“等妞走了,我得正式请一个帮手才好。”我暗自思量。
 
  “来一盒烟。”我抬头一看,“哟,支书啊,快坐快坐。”一边递烟递茶,一边扭头喊了一声:“妞,多炒点菜,刘爷爷来了。”
 
  “不了不了,我拿盒烟就走。”进来的是乡支书刘长宴,我的顶头上司。
 
  “那哪行?已经是吃饭的时候了,再说我还有工作要请教呢。”我拉住支书不让走,支书顺势就站立在那里,我赶紧在屋场上摆开桌椅,拆开一袋花生米,拿了一瓶酒,招呼着支书坐下,满满地斟了一杯酒。
 
  “到底是上过大学,见过市面。”支书一口喝下,嘴里嚼着花生米,“我们以前怎么就想不到在这里开个铺子?”
 
  “呵呵,支书夸奖了,买点东西还要去好远的集市上,我这不是让乡亲们方便点嘛。”我小心地陪着笑脸。
 
  “那是那是,大家现在不用坐车就能买到了。”转眼间,好几杯酒就下了支书的肚子。
 
  正瞎聊着,妞端着菜出来了,支书夹了一大口青椒肉丝塞进嘴里,望着妞的背影,说:“妞在你这里还听话不?做事勤不勤快?”
 
  我一边给支书倒酒,一边说:“嗯,都好,就是有点胆小,她爸打她咋那狠?”
 
  “唉,作孽,胜娃以前和老婆没小娃,就抱了她,开始还很好,在家也还疼她,后来胜娃老婆死了,就和现在的老婆结婚,生了个儿子,起先对妞还过得去,后来胜娃开始玩牌,家里渐渐穷了,妞就退学在家做活,她弟弟今年上学了,多了开支,更是对妞狠了,唉,到底不是自己的。”支书吧唧着嘴,似乎对青椒肉丝很是满意。
 
  “是啊,那天我实在看不过去,才留下妞,他这么打,没人管?”我接过话说到。
 
  “管?大人打小娃,天经地义,哪有小娃不挨打的?再说胜娃是有名的楞子,谁没事去招惹他?”
 
  “哦,”我若有所思的说:“那就过几天,等胜娃没脾气的时候,再送妞回去。”
 
  “啥,送回去,妞不听话?做事不好?”支书听了我的话,停下筷子,直愣愣得望着我。
 
  “不是不是。”我赶紧给支书夹了一筷子菜,“她才十五岁,这是用童工,犯法的。”
 
  “瞎鸡巴扯蛋,这乡里七八岁的娃帮人放牛背柴多的是,有谁犯法了?是不是工钱开多了?你可以少开一点嘛。”
 
支书来了精神,说话也就粗俗起来。“能多呆几天就多呆几天,送她回去又要作孽,妞在你这里帮你看铺子,也还好嘛。”
 
  “是的是的,”我陪着笑脸,心想着还不能送回去,这不是捧了一个烫手山芋?虽然我想找一个帮手,可还是觉得妞小了一些,不太合适。但支书这么说,就先这么着,等她爸来找她再让她回去算了。想到此,连忙岔开话题。
 
  言语间,妞炒完菜,怯生生地坐在旁边,不怎么吃菜,我想可能在家里大概就是这样吧,于是夹了好些菜到她碗里,还给她开了一瓶廉价的饮料,反正我是不喝的,但看得出妞很喜欢。
 
  吃过饭,天快黑了,支书揣着我送的烟,高一脚底一步地走了,乡下也没有夜生活一说,我吩咐妞关门,自己也晕晕乎乎地上楼睡下了。
 
  迷迷糊糊间,好像听到有响动,我睁开眼,觉得口渴得厉害,起来喝了一大杯水,放下水杯,回头倒在床上,又听到轻轻的响动,好像还伴随着呻吟,难道妞不舒服,我喊了一声,没回答,我吓坏了,赶紧过去,推开妞的房门,拉开灯,只见妞全身赤裸,蜷着身子,两手捂着肚子,一副痛苦的模样。
 
  我急忙走到床前,伸手摇摇她的肩膀,问道:“怎么了,妞,是不是肚子疼?” 妞摇摇头。我又摸摸她的额头,都是汗,温度不高。我急了,用力摇摇她:“怎么了,快说。”
 
  “我想尿尿。”妞声音小得像蚊子。 原来是饮料喝多了,我放下心来,于是走进卧室,拿了手电筒,说:“走吧,我陪你去。”说完背过身子,让她起来穿衣服。
 
  乡下的厕所一般都在屋后,而我们住的屋修建在一个小坎下,没多余地方,厕所只好修在后山坡,黑灯瞎火的,我都有些害怕,别说小姑娘了
 
  到了厕所门口我站住了,厕所很简陋,一个大坑上面横上两块木板就成了,常发生小孩失足掉下去的事,所以; 我就用手电照着木板。
 
  妞大概是憋急了,踏上木板,没等我收回手电,拉下裤子就蹲下了……*   白白的大腿间,一条粉红的小缝微微绽开,清清的泉水从中间直泄而下,发出欢快的瞿瞿声,声音入耳,牵动着我全身的血液涌向胯间,小弟弟勇敢地挺立着,就像要钻出裤子去迎向他的归宿,心砰砰地跳着,如同催人上阵的战鼓,两手颤颤,仿佛在急切渴望去接触那滑嫩的肌肤……我口干舌燥,喘着粗气,大脑一片空白,眼前一片红霞。有一股力在我身体里剧烈的翻腾,促使我不是向前扑去,便是要往回跑。但是,身体外面似乎也有股力量钳制着我,使我既不能扑上去也不能往回跑,我就这么木然地被钉在原地……
 
  “叔,我好了。”妞的声音传来,我猛地惊醒过来,被自己刚才的感觉吓了一跳,我暗自出了一口长气,伸手“啪”地给了自己一耳光,看着妞惊异地望着我,“有蚊子。”我解释说。
 
  回到房里躺下,小弟弟还是雄赳赳气昂昂的,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用手握住小弟弟上下套弄着,时而想着大学时期的同居女友,时而想着喜欢的女明星,忽而想起妞正在尿尿的屄屄,心头一热,下面一阵酸痒,小弟弟猛地一跳,欲死欲仙的满足后依旧是寂寞的夜。
 
  从那天起,每次回家看到妞,就有莫名的冲动,每天晚上都幻想着妞的身体,眼前总是晃动着那看得似清非清的屄,有几次甚至想过去偷看裸睡的妞,但又觉得这很无耻,理智和欲望冲突让我痛苦到了极点,“我怎么能对这样一个才十二岁的小姑娘有如此强烈的感觉?”每当我自己帮自己轻松完了以后,软绵绵地躺在床上,都会这样问. 然而每次入睡时都强烈得盼望妞那边再有响动,但是一切依旧,只有蚊虫的嗡嗡声和风吹过树林草丛的沙沙声。
 
  纯爱小窝终于有那么一天,下午吃饭的时候,我鬼使神差地打开一瓶饮料,颤巍巍地放在妞的面前……
 
  那以后,只要是晚上,妞去厕所都是我陪着,刚开始妞在手电的照射下尿尿下还显得有些不自在,没过几天也就习惯了,有时候还会冲着我微微一笑,到后来她会主动站在门口轻轻地喊上一声:“叔,我要尿尿。”看来,丫头一但习惯了某种事情,就不会怀疑事情本身的合理性了,原始的本能让我不由得起了更多的邪念。 从此以后,我就常常找一些事,一边夸她做得好,一边摸摸她的头,拍拍她的肩,或者挑点毛病,轻轻地拍拍她的屁股,拧拧她的脸,总之,一切都要让她“习惯”,每每在让她“习惯”的过程中,都有一种莫名的刺激
  
  魔障啊,魔障。佛经《大智度论》中这样写道:“问曰:何以名魔?答曰:夺慧命,坏道法功德善本”。也就是说,她能把人和智慧、道德、教养、善良的天性全部毁掉,荡然无存。
 
  一天,晚饭过后突然下起好大的雨,我估计没什么生意,就要妞收拾,自己去灶屋(厨房)洗澡,乡下可没有浴室一说,都是在灶屋里摆个大木盆坐在里面洗的,洗完出来就上楼去了。
 
  山区的暴雨来的快去的也快,刚上楼雨就停了,早知道就不用关门了,我暗骂着往楼下走,心里盘算着要不要再把门打开,走下完楼梯,听到灶屋有水声,“妞在洗澡!”一想到这,不由得躁动起来,恨不得马上冲进灶屋,去拥抱那个想象了无数遍的侗体。我定定神,深深地呼了一口气,上楼拿起喝水的杯子,故意脚步很重地走到灶屋门口,伸手拉开门。  妞大概没料到我会进去,吃惊地“呃”了一声,我装作这屋里没有人的样子,径直走到水瓶旁边倒了一杯水,然后回头瞟了一眼正在洗澡的妞,妞呆呆地坐在盆里,傻傻地望着我,我不敢多看,怕把持不住,赶紧端着茶杯做喝水状,努力装着平静的样子往外走,出门的时候背对着妞说了一声:“快点洗吧,别着凉了。”  回到房中,迫不及待的用手握住小弟弟,一边套弄,一边闭上眼睛,眼前飞舞着妞的影子:妞的小嘴亲吻着我的小弟,妞的舌头游走在我的身上,妞的屁股浑圆雪白,妞的脸细润光滑,妞的屄屄粉红细嫩,妞的清泉晶莹剔透,我要亲吻她的唇,我要摸摸她的屁屁,我要插进她的小洞,我要……我要……  “啊~”我歇斯底里的嘶叫了一声,体内的精液破镗而出。